厨房里的希望

分享至:

吃饭的孩子们看到记者拍照,
便刻意地慢下来并摆出各种“文艺范”


     【“我们到云南调研时到过一个学校,看着挺好,有教室,有宿舍。但是一到放学时间,就能看到孩子们撒欢儿往学校后面的坡上跑。那边有一排泥房子,学生们就在那里面热饭或者做饭吃。进去一看里面墙全都熏黑了,孩子们就拿着小泥炉子在里面烟熏火燎地生火做饭……”这是中国青基会人力资源部长王旭东和中国平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去云南调研学生食堂情况时看到的景象。而这种情况在中国农村有着2300万寄宿制生的学校,早已是见怪不怪。】

     两免一补政策的普及大部分农村义务教育阶段的孩子解决了上学问题。但教育资源整合和教育布局的改变让很多学生不得不过上寄宿制生活。近2300万中西部农村地区寄宿制学校学生的食宿问题日益引起关注。。在2006年北京公布的《中国学龄儿童少年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报告》更是给出一组令人堪忧的数据:我国农村贫困地区儿童男生、女生身高比城市儿童男生、女生身高平均低5厘米和4.2厘米,体重男生、女生平均低4.5千克和3.4千克。

     这些数据让营养的的概念越来越强烈,需求也越来越迫切。而厨房项目的悄然兴起正好给了学生营养一个落地支撑。2009年卡夫食品(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夫)和中国青基会合作捐赠希望厨房,为解决农村学校食堂问题踏出了第一步。而2011年十一月国家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以下简称营养餐)的颁布和实施把3块钱的饭送到了孩子跟前。希望厨房项目的实施,更好的方便了国家的“米”下“锅”。卡夫开头之后,中国青基会中间统筹,随着众多企业如九阳、平安、广发银行等的参与,希望厨房真正成了把希望从厨房传递到孩子们身上的项目。

一、卡夫的立体公益
      2009年,时任卡夫中国区总裁的戴乐娜(Lorna Davis)找到中国青基会,本着捐饼干的初衷而来。而一直关注着贫困山区儿童营养问题的中国青基会也正在寻找合作伙伴,从农村孩子的营养现状到需求,卡夫与中国青基会在沟通之后达成一致,准备开始捐赠厨房设备。

     2009年4月份至6月份,中国青基会联合卡夫公司委托专业公益调研机构对全国17个省的119所希望小学厨房和学生的饮食状况做了调研,从各个学校的食堂现状到学生饮食状况以及他们对营养的认知并积极采纳校方建议,确定了他们捐助希望厨房的最初标准。这次的调研为卡夫希望厨房项目的实施打下了坚实地基。

      捐饼干延伸成建厨房,卡夫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没有前人经验可以借鉴,只能凭着自己的热心慢慢摸索。卡夫实地调研学校13所,走访了包括校长、班主任、食堂从业人员、学生及家长在内的众多参与者。调查发现119所希望小学中有近一半(59所)学校有食堂,60所学校没有食堂。而在59所有食堂的学校中,有17所学校所谓的食堂只是一间以简单加工学生自带粮食、蔬菜或以为学生热饭为主的厨房,学校并不能给学生烹饪饭菜。60所没有食堂的学校中,24所(四成)学校对食堂存在需求,但是缺乏建设和运营条件,所以一直没有食堂。实地调查的13所农村小学中,只有10所有食堂,其中3所所谓的食堂只是能为学生提供蒸米饭的场所,不能给学生提供炒菜,所以这3所学校严格意义上说不能算是有食堂。被调查学校全部没有最基本的厨房设备。这些调研的结果不仅仅是数字,更是农村孩子真实的生存状态。

      前期准备就绪,开始着手项目实施的卡夫经过与中国青基的前期商榷和筹备,定下了捐300万做100所希望厨房的目标。卡夫希望厨房主要集中在在吉林、湖南、安徽、云南、河北等五省,每省20个。当时厨房的标准配备是2万元的设备,1万元的修缮款。因为有些学校的条件实在有限,修缮款的投入是为了让这些学校的厨房够得上希望厨房的捐赠标准。

      2009年10月15日对于希望厨房项目具有特殊意义。这一天卡夫希望厨房在舒城县张母桥镇藤仓大志庙冲希望小学做了启动仪式。戴乐娜连同80多个中层领导全部参与。那天的盛况已时过境迁,但希望厨房自此也正式走上了轨道。那不仅仅是一座卡夫命名的厨房,也是社会力量为解决贫困地区学生营养问题所做的努力的开始。

      在希望厨房项目之初,戴乐娜就提出“这不是卡夫的希望厨房,而是全体卡夫人的希望厨房”。希望能够动员全体卡夫员工都成为卡夫希望厨房的志愿者。卡夫为此专门成立了管委会,8个委员,几千个志愿者,全公司大部分人都参与到希望厨房的项目中来,从上游的生产商供货商到下游的经销商,全部涵盖于卡夫的“公益链”中。卡夫有一个理念,就是要让志愿精神成为卡夫的DNA,之一。卡夫的行政专员赵娜娜告诉记者,自2009年至今,卡夫食品中国员工参加当地志愿者服务的总时间已超过10,000个小时。卡夫还有一个“不近人情”的规定,卡夫希望厨房的志愿者,在志愿活动中几乎没有任何交通、食宿、休假补贴,员工所有的活动都要完全出于自愿。就是在这样的“苛刻”条件下,卡夫让每一个员工都知道了慈善只是发自自己内心去做的事,无关乎得失,更无关乎荣誉。但在这样的“纯粹”之下跟着自己的心去走,这才是卡夫真正要让员工体会的。 “卡夫希望厨房”不只是卡夫公司的公益招牌,而是卡夫的每一位员工善心的结晶。

美味菜园——菜是自己种的,猪是自己养的
      卡夫希望厨房有一个“附属品”,它既有勃勃生机又有无限乐趣,能够让学生们体会劳动的辛劳,也让他们收获劳动的快乐,这就是卡夫希望厨房美味菜园项目(以下简称美味菜园)。在广东省西南部,接临广西的化州市石湾小学,就建成了一个美味菜园。灵活而务实的石湾小学校长李世杰说这是有 “先天”优势的——寄宿生们一日三餐都在学校吃,学校利用空闲的地方搭起猪栏开始养猪,泔水(剩饭剩菜)正好能物尽其用。其实,集中性的住宿生在大举撤点并校下的中国农村,并不少见,李世杰校长的善于规划更是关键,不浪费泔水而用来养猪,这种可持续发展的观念让石湾小学成了美味菜园的第一站。

      2011年5月,中国青基会和卡夫希望厨房团队到石湾小学调研时相中他们学校的一块荒地,戴乐娜当时就有了修建美味菜园的想法。之后立即找中国青基会副秘书长涂猛商量,两人一拍即合,想法的高度契合让美味菜园的诞生容易很多。卡夫和中国青基会各出2.5万元用来购买菜苗和种猪以及雇请菜园管理人员,美味菜园的启动资金就这样有了。

河北美味菜园落成之时中国青基会副理事长顾晓今亲自参加落成仪式.


      李世杰校长说:“我们的猪栏最多可以养150头猪,现在有80头,卡夫公司2012年给我们赞助了1万块钱买猪仔,当时一头猪仔四百多块钱,到现在它们自己也产了20多头猪仔了。这样学生一周的猪肉供应学校基本可以自己解决,不够的话我们就到外面的超市去采购鸡鸭肉来,学生一周吃的肉也不会重样。”目前他们的菜园子里已经种上了韭菜、芥菜、青椒等蔬菜,猪栏里的猪也是一周宰一次。美味菜园的肉菜基本供给学生三分之一的饭菜,剩下的再去市场进行采购。“菜园建在学校里最大的好处是学生能够吃到纯天然的肉菜,而且对学生劳动能力也是很大的锻炼,让他们自己在劳动中成长。学生们都非常开心,他们都是从农村出来的,干农活没问题,所以我们只雇两个专门的人来管理菜园,农活学生们基本都能够自己干。”

      2012年7月16日,第二个卡夫美味菜园在张家口市怀来县孙庄子中心福和希望寄宿学校正式启用。中国青基会常务副理事长顾晓今、卡夫食品亚太区总裁布拉迪普·潘特(Pradeep Pant)及卡夫食品亚太区的高层管理团队和卡夫食品中国的志愿者团队都参加了这次仪式。作为希望厨房项目的延伸,美味菜园在为学校提供食材的同时也让学生们在自己的劳动中认识了解更多的生活知识。中国青基会伙伴三部部长谷岚说,以后的美味菜园项目将是一个向软性发展的过程,通过这个菜园更多的开发和培养学生们的动手能力,让学生们体验到劳动的快乐的同时也能够享受到自己劳动的成果。

     在学校建厨房,为厨房建菜园,卡夫从厨房设备等硬件到菜园子这些软性的投入在解决学生吃饭问题的同时让学校自己形成了很好的生产链,让学校自己进入良性发展。无论是卡夫希望厨房还是美味菜园,所有的卡夫志愿者都是在精心对待自己的劳动成果,这是连接所有卡夫人的脐带。卡夫的全民公益在做给孩子们的同时,也做给了卡夫人自己。


订阅青基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