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们的受益人 > 图片故事 > 那个手捧小人书的少年 徐世杰
那个手捧小人书的少年 徐世杰

分享到:

 

一年级一班的徐世杰,小小的个头,古怪精灵。这个7 岁的小男孩,手里拿着几本小人书,坐在操场边的一个角落里,喜滋滋地翻阅着。他看的书已经发黄,一看书名:《芦荡尖兵》、《小侦查员》、《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完全是上世纪80 年代记者小时候看过的。

这样的情景令人感怀,也不禁滋生出一种心酸。“ 这些小人书少说也有20 年了,都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小时候看过的,他们把它捐出来,现在的孩子又接着看。我知道大城市的小孩现在看的是《哈里•波特》,而我们这里的孩子还看的是几十年前的老书,这就是差距”,罗校长说这句话时,无奈地掐灭了手里的烟头。

记者问徐世杰:“你喜欢看这些书吗?”他认真地点点头。记者相信他说的是真话,因为比起那些枯燥乏味的教辅书来,这些小人书尽管年代久远,但至少有生动的图画和精彩的故事,它更能吸引孩子的目光。

操场上有两个水笼头,几个小男孩顽皮地用嘴对着笼头猛啜。以为他们口渴,记者拿出随身带的矿泉水递给他们,可孩子们摇头不要,真搞不明白他们是真渴了,还是觉得啜水笼头只是好玩?孩子们的玩闹声并未影响徐世杰,他沉浸在小人书的世界里。蓝天白云之下,这个读书少年的身影成为一道风景。

这样的景象在段丽霞老师眼中是别样的,她不禁想到了一年前。2010 年9月1 日,徐世杰家所在的瓦马乡河东村大石房村民小组发生了特大山体滑坡灾害,共造成29 人遇难,19 人失踪。徐世杰的爸爸、妈妈、大伯妈、爷爷、奶奶一共5 口人均在灾害中不幸罹难。段老师将年幼的徐世杰能躲过一劫归功于 “那天正好开学”。

家庭遭此劫难,对一个年幼的孩童来说意味着什么?当时任徐世杰班主任的段丽霞忧心忡忡。“刚开始时,我们没敢把真实情况告诉他,但他好像已经有所感知。我把他带到我宿舍跟他聊天,但他不说话,只是哭。”

后来,段老师又想出各种办法来安慰徐世杰,比如陪他打羽毛球、玩弹弓,给他讲格林童话、幽默故事。这样持续了半年,徐世杰渐渐从失去父母亲人的痛苦中走出,“他脸上终于有了笑容”。在一节美术课上,徐世杰画了一所大房子,那是他现在的家。原来的家已被泥石流掩埋,政府将所有灾民异地搬迁安置,在乡政府所在地统一为他们每家免费盖起了三层小楼,徐世杰和外公外婆分得了一栋。

这栋建筑面积近300 平米的大房子,外表看似气派,其实房子里空空如也。当地政府考虑到今后的经济发展,将楼房的一层作为门面房,可这里并不是乡里的主干道,街道也不临近这里,所以门面房并未派上用场。徐世杰和外公外婆住在二楼,只有一些简单的家具,还是当地政府免费送的。从供奉着五位亲人遗像的桌前走过,徐世杰皱了一下眉头,眼神里有一丝淡淡的忧伤。

因入学时年龄偏小,再加之受此家庭磨难,学校担心徐世杰在学习上会受到影响,因此这学期学校让本该读二年级的徐世杰继续留在一年级。这也让和徐世杰建立起深厚感情的段丽霞老师有些小小的失落:她不再是徐的班主任了。

不过,这份特别的情感不会因是不是班主任而发生改变,“我总是会特别地留意他、关心他”。段老师说,徐世杰曾在她面前感叹,他的舅舅曾在电脑上给他看过动画片《变形金刚》,他说,他喜欢“大黄蜂”、“擎天柱”,要是自己能有一本这样的漫画书,该多好!这是徐世杰的梦想,段老师说,她要帮助他实现。